装大师玩嫂子   乱伦小说   

装大师玩嫂子


 “老姑奶!赶紧进屋!姑娘,快点给冲茶水!”小军哥还是没变。嫂子在厨房忙活!

  小军哥俩孩子,这个是姐姐,叫韩雪!长得那叫一个秀气!今年十二!小丫头脸色煞白!“哎呀,这孩子脸怎么煞白呢!”我妈说这!这时候姜玉阳脸露喜色!“这孩子应该是要来月事!而且是月经初潮!来孩子,别忙活了,去炕上吧!”

  “这位是?”小军哥问!“这个是杨昊带来,给你家韩风治病得姜大师!”嫂子接话道!小军哥看着我眼圈都红了!“昊昊费心了!”我赶忙说“哥你说啥呢,咱们都一家人,一家人说这话干啥!老姜,咱们去给韩风看看吧”

  姜玉阳摇摇头,“不急,你家丫头这天葵水!可用治疗你儿得病症!让孩子母亲,取个没用过得瓷碗接孩子得天葵水!丫头啊!你这是救你弟,不要有害羞!”

  韩雪点了点头,秀气的小脸,透过一起决绝!姜玉阳没有用什么,“生取梅子法!”取这孩子得经血!当时用在由依两姐妹身上,也是让我看得揪心!

  姜玉阳我们,来到韩风得小屋子!韩风被绑在床上,脸色青紫!在哪哼哼!老姜就看了一眼就出来了,来到车上!取出那一把小签子!就让小军别跟着,带着我出了外头!

  “等回去,那孩子得天葵水,你得保存好!车里那有个小玉瓶子!你装那里!这可是宝贝!”

  卧槽他妈的,这老货!真不是东西!“那咱这干嘛去啊!”姜玉阳神秘一笑!“到了你就知道了!”

  来到了村西头得坟地!在坟地得东南角,一耗子洞前一尺得地方插了个签子!接着又在一个俩公鸡掐架得地方也插了一个!其余的不是耗子洞,就是土丘!

  “老姜,这嘎哈呢~!摆阵啊!”姜玉阳鄙视我一眼,说!“我这是隔绝这里得气场!也叫钉生气!,那孩子是因为这里的邪物控制才那样!你在这呆着,拿着这定风针,我到时候给你打电话!你就吧这真插在这铜钱眼里,切记,插入时候,屏气凝神,插好了,就往西北角跑!我先回去!”

  卧槽虽然白天,但是在坟地啊!我擦这……“我没有生命危险吧!”姜玉阳,看看我,“你听我的就没事!”我这汗刷得下来了……姜玉阳回小军哥家!让小军哥,抓他家得大公鸡!取了公鸡得鸡冠子血在碗里,让小军哥在拿一只公鸡在韩风床头站着!接着姜玉阳用银针沾了鸡冠子血给韩风身上针灸!每入一针,韩风都跟着抽搐这吐出一股子腥臭得黄水!要落针到头顶百会穴时候,姜玉阳让娇娇给我打了电话。

  接到电话时候,声音滋滋拉拉得!特别不清!隐隐约约得听着说落针!我屏住气对这铜钱眼就扎了进去!没啥别的感觉,就是觉得特别静!草电话没声了没信号了!

  我起身就往西北角跑!没敢回头!

  姜玉阳盯着韩风得眼睛,发现韩风眼睛突然一红,姜玉阳迅速落针!紧接着,拿出一根略粗得针,把公鸡得嘴对着韩风百会穴得针尾,就看针尾一抖,公鸡嘴一张!姜玉阳用银针刺入了公鸡得喉咙!把它钉在了床头!

  “好了,我去找杨昊!”姜玉阳步履如飞,来到我呆得地方,“怎么样,没事吧!”我看着他,就一把抓住他得胳膊!“哎呀卧槽!刚你没看到!这地方的老鼠都鸡巴炸营了!还好没往我这跑!”

  姜玉阳来到我身边拔出我身前不远的定风针!“没了生气自然得逃,没事!”边说边拔针!就剩最后我插得这根!“杨昊啊!你小子真是福缘深厚啊!这下头就是僵尸冢!”

  “我擦!不会出来咬咱们吧!”我神经质得问!“不会,这个是刚成形得!”我心里发怵!“咱回去吧!”姜玉阳点头!

  到了小军哥家,也到了下午四点!这一天忙活的这块!姜玉阳示意我去拿韩雪天葵水,我端来,去了韩风得屋子!姜玉阳示意,都回避,我俩就把这天葵水装进了玉瓶子里!姜玉阳开始拔针!去了针。床头得公鸡,姜玉阳让放灶坑里烧了!烧时得恶臭!跟鸡巴烧屎一样!

  没多久   韩风如梦初醒般得伸了个懒腰!“臭小子醒了!”我笑这对韩风说!他先一愣,接着说!“老叔你咋来了呢!”

  屋子里得人闻声都过来看!你一言我一语得!都说姜玉阳是神仙转世什么的!那老淫棍还在那装得一脸高深!

  我姥都明显对他比刚来时候热情多了!

  吃饭时候,小军哥,是千恩万谢啊!小军哥媳妇刘娟更是差点给姜玉阳下跪!

  他们吃饱喝得了,我空着肚子。听姜玉阳在哪吹牛逼!“你们这出了邪祟,必须根除啊,免得在害人!通知这里得村长出劳力,我要去了这邪祟!”我姥看着姜玉阳说,“啥村长啊,这韩家村都是咱家人!我去说!”

  说完就走!老太太也是风风火火得人,我妈和嫂子跟着!没过半个小时啊,小军哥家都挤不下人了!都来看看这姜大师!

  几个老者坐在炕头上!研究着挖坟得事!这坟,还真不是韩姓家族得人!是一个路上冻死得一疯子!这挖开大家没意见!乡下人有的是力气!

  我偷偷让娇娇给我喂了会奶!小丫头被我啯得骚水湿了裤裆!还好是皮裤子!

  晚上姜玉阳一个人睡韩风得屋子!我和姥姥还有娇娇我妈睡一个炕!今天是草不成逼了!

  后半夜,娇娇得小骚屁股就拱进我的被窝!握着我的鸡巴就往里插!湿湿得骚穴一下就末入四分之三!子宫口都开了!

  小娇娇就默默无声得供着屁股!真是个体贴得小丫头!磨了两小时才射!娇娇夹着精液,下地!怕脏了被褥。

  姜玉阳这老鸡巴淫棍!也不知道在那弄来的迷香!就插在她们睡得屋子,美其名曰,安魂香!去邪祟!给小军哥一家迷晕了!

  嫂子没走,在小军哥家住得,这老淫棍,拿了个小瓶子,让嫂子闻,嫂子醒了就对嫂子说!“他嫂子,老夫一天不草逼就睡不着,女菩萨你帮帮我吧!”

  嫂子开始一惊,接着发现身边人都睡了,就以为是姜玉阳得施法!她也崇拜姜玉阳,就点头答应了!“姜大师你要轻点!”姜玉阳把嫂子压到身下!就亲起嫂子得奶头子!“法师,我这奶子痒!啊……逼……逼水出了……大师……啊……草进来了……”姜玉阳,耸动这他那皱巴巴得身躯!嘴上说这,“小嫂子,一会得帮老夫草你那刘娟姐姐!那娘们穿着脚蹬裤得骚屁股看着真真得馋人!美丽,你这逼真舒服!又软水又多,真是个挨操得好穴!”嫂子淫荡得挺着逼,迎合这姜玉阳!

  “大师!你鸡巴太会草了!这是怼到我那儿了!太舒服了……哎呀……大师用力,用力草我得骚穴,美丽逼可贱了,就是给大师草,给大师玩得!对!捏我奶头子!我这奶头子使劲揪!揪掉她!大师……大师……啊……美丽不行了……不行了……”嫂子泄了身!

  “美丽来!给我啯啯鸡巴!哎呀,你呀真浪!你老公有你在,这绿帽子可不少戴啊!”嫂子舔着姜玉阳那恶骚得蔫吧茄子白了他一眼!姜玉阳拍拍嫂子小脸,说,“来,帮我把刘娟抬过来!”

  刘娟嫂子是一张禁欲得脸!瓜子脸,薄薄的嘴唇,高鼻梁!有点像演员娟子!嫂睡觉穿着衬裤!姜玉阳没有急着给她脱下,抱着嫂子得脚又闻又舔!嫂子忙了一天没洗脚就睡了!亲够了,让薛美丽帮着脱刘娟得衣服!这俩大白奶子。乳头像俩小红樱桃!看这让人眼馋!他把嫂子得衬裤和内裤脱下,内裤脱下得时候,姜玉阳还用力得闻了闻,刘娟内裤中间得黄色尿渍!

  姜玉阳,俯身,舔起了刘娟得逼!刘娟嫂子逼毛不少!阴唇黑!不过逼形好!大蝴蝶逼!屁眼更是一朵黑菊花!一闻骚臭浓郁!嫂子没洗得穴和屁眼得分泌物被他吃了个干净!

  姜玉阳拿出瓶子给刘娟闻,吩咐薛美丽捂着刘娟得嘴!鸡巴对着刘娟得逼就刺进去!“呜……呜……”刘娟醒了。

  “小嫂子,老夫救你儿一命,你白天不是口口声声说报答我吗!你就用你这身子如何!我稀罕你!以后就跟了我吧!孩子老公你可以来看他们甚至让你老公草你!但是你以后得留在我身边!如果不,我就让你孩子接着疯!”

  薛美丽有些愣了,手就松开了,刘娟没有叫,只是默默得流着眼泪!

  “哎!这才对!这骚穴真好!外黑里嫩!逼还会夹人!好穴好穴!美丽啊,来帮我推推屁股?”薛美丽,是个外边泼辣内心胆小得人,顺从得就来到身后给姜玉阳推屁股!

  “小娟……小娟……这骚逼这浪!还流小眼泪儿……哥哥给你草痛没!这小穴。真美!看我鸡巴在你逼里进出呢!得劲不!小浪蹄子!一会就给你草尿她!”说这姜玉阳,开始猛草!半个小时,“啊……啊……慢点……啊……孩子还在身边……啊……不……不要射里……求求你……啊……”姜玉阳把精液射在了刘娟嫂子得逼里!

  “来美丽,给我舔舔鸡巴!一会我还得给她屁眼开苞呢!”薛美丽,爬过来,舔这姜玉阳得鸡巴!“刘娟啊,你的看着点,以后就要这么伺候我!来把屁股撅起来!”刘娟,留着泪水艰难得爬起,撅着屁股对着姜玉阳!

  “嘿!这黑屁眼子,真够味!舔过了还有骚臭味!娟子,以后啊,你这逼尿完尿别擦!给我养养味!真是极品!”说这对着刘娟得屁眼就舔!

  “呜……你别糟蹋我了……我农村人,身子贱……求你别说那样得话了!呜……”刘娟流着泪说!

  “小骚蹄子,刚才得浪劲呢,现在知道羞了!来美丽我在草草她屁眼!你来跟我亲吻!

  ”

  姜玉阳得鸡巴刺入了刘娟嫂子得黑菊花!

  “啊……太痛了……我这屁眼子受不了……孩子他爸都没用过……你轻点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痛啊……”姜玉阳疯狂得进出这刘娟得屁眼子!每次都全部拔出在插入。

  “天啊……谁来救救我……啊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屁眼不行了……老天爷……你开开眼吧……”嫂子哭求着!

  姜玉阳听着嘿嘿一乐!“开眼!我这不是给你开这呢嘛!哈哈哈!骚婊子!!!”说这狠狠得拍着嫂子得屁股!

  “啊……你……你不是人!你……怎么可以这样……啊……我得屁眼……屁眼……啊……”嫂子崩溃得叫!

  “白天你不还叫我老神仙嘛!啊哈哈爽!草你妈的,今老子赏你一泡精!啊……厮……哦……,”

  “老天爷……可怜可怜我吧……啊……屁眼……,啊……要……啊……”嫂子用屁眼默默得承受这姜玉阳得精液!

  “操你妈得给我舔鸡巴!”说这抓过嫂子得头把,小屁眼还在吐精液得她被当成了妓女。恶臭得鸡巴,塞进了刘娟得嘴里。“美丽啊你劝劝你嫂子”

  薛美丽也是有点害怕就说“嫂子,大师一身得本事,就是喜欢操逼,别的都挺好得!你看我不也让他草吗!女人长个逼就是给男人草得!女人天生得贱命!”刘娟听着流出了泪水!默默得用舌头清理起了!姜玉阳得鸡巴!

  女人啊只要被草了,也就顺从了!“哎!这就对了!等你家丫头长大了,也得给我草!停什么,好好舔!”

  刘娟舔干净了姜玉阳得鸡巴,就默默得下了炕,去洗骚腚!薛美丽,要帮她,被她推开。

  “我操你妈得给脸不要脸是不!过来!给薛美丽,舔逼!”姜玉阳吼着!刘娟默默得回来没说话,来到薛美丽得跟前,蹲下舔起了逼!

  薛美丽,看了眼姜玉阳,张张嘴,就没说话,让刘娟舔着自己得逼!

  姜玉阳冷笑着,下了炕,在裤兜里翻出一个小瓶子。倒出一点粉末,就来到刘娟身后,把粉末,涂在了刘娟得逼里!

  没过片刻,刘娟就浑身出汗,也有意无意得夹着骚穴!“看到没,你她妈得就是贱,舔个逼都能发情!贱货!”刘娟被骂得流出来眼泪,可是生理上得性需求没有减退!

  刘娟开始用手挖这骚穴!疯狂得扣挖!淫水和尿了一样出一地!可还是瘙痒难忍!就看着姜玉阳,“求求你帮我止痒吧,我受不了了!”姜玉阳嘿嘿一乐!“爬过来!对屁股对着我!用逼套这我的鸡巴自己动!草你妈得这骚腚!真鸡巴大!”说这啪就是一巴掌!刘娟颤抖这用逼套弄这姜玉阳得鸡巴!

  姜玉阳,在草她以前鸡巴上涂了解药!草了没一会就不痒了,姜玉阳出精也快,前后十五分钟吧!拔出鸡巴姜玉阳没让刘娟动!

  恶作剧得把韩风得裤衩子脱下来,塞进了刘娟得逼里!刘娟屁股对着姜玉阳,也就没看到!

  “里头的东西不许拿出来!要敢拿出来,我让你儿子和老公都变成傻子!”刘娟因为白天姜玉阳得手段深信他得话!

  姜玉阳收拾下,就回了小屋!薛美丽,怯生生得躺在家刘娟旁边,刘娟眼角流着泪!不看薛美丽,薛美丽,也侧过身体背对着刘娟!薛美丽也难过后悔,为什么自己懦弱,为什么自己骚,还害了小军媳妇得清白!她知道,刘娟有多爱小军!

  也许是累了,也许是两个女人认命了,她们都睡了!

字数:4707
【完】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