职场江湖   都市激情   

职场江湖

楼主算是85后凤凰男吧,农村里出来的没见过什么大世面,大学期间的大部分时间都在各种兼职打工挣学费生活费,连女孩子手都没牵过。但桃运这种事情,该来的时候挡也挡不住,不过,桃运加身却不一定是好事,特别是发生在已成家立业之年,稍有不慎,家庭就毁了,是谓桃花劫,楼主就是活生生的例子,把以前的经历写下来,大家引以为戒。

    2009年楼主在帝都研究生毕业后回到老家所在的三线城市,在一家央企的地方子公司档案室谋了份工作。档案室的职能在单位里比较边缘,主要是对企业里的人事档案、工程技术合同、财务档案进行归档保管,事务性的工作居多,没什么技术含量,对于我这种有些心高气傲的初入职场者来说,实在有些压抑,一度产生了离职回大城市打拼的想法,好在工作强度不大,渐渐地习惯了这种温水煮青蛙的生活。算上我在内,整个档案室里一共有四个员工,其余三个都是女的,而且年龄都比我大,这里先简单介绍一下她们:

      第一位:芸,76年生人,东北的,比我大9岁,是档案室副主任(主任名义由公司办公室主任兼任,但不负责具体工作,所以略过),已婚,有一八岁男孩,老公在省会当公务员,芸显得知性干练,但谈不上漂亮,属于那种比较有气质和气场的女人,平时话也不是特别多,给人以高冷的感觉;

     第二位:静,74年生人,浙江的,大我11岁,但保养得相当好,五官特别精致,身材婀娜,外表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要小一轮,可以说是女神一样的存在,但性格比较强势,离异多年,有一10岁男孩,跟其他同事的关系不太好;

    第三位:婷,81年生人,是北京女孩,大我四岁,已婚五年未育,算是我的同龄人了,身高177cm,穿上高跟鞋比我这一米八的都高,颜值属于那种笑靥如花的类型,身材也是非常火热,情商很高,特别会来事儿,比较讲究生活品质,但是城府很深,人前一套人后一套,而且爱传闲话,这是接触久了才发现的。

    这三个女人的性格都不同,但每个都是人精,对于我这样的职场新手,从来就没想过有招一日会与她们中的任何一个人发生关系,但生活就是这样狗血和奇妙,九年多的时间里,我先后把她们搞上了床,这种隐秘的地下情人关系同时保持了好几年,直到东窗事发被老婆察觉,先是去单位闹,最后毅然决然跟我离了婚,我也没法在那家企业混下去了,辞职去了另一家公司,可谓代价惨重,不过这是后话了。

      职场就是一个江湖,有人的地方就有勾心斗角,即便是像档案室这样小的部门也不例外,三个女人之间貌合神离,作为档案室负责人的芸,一直试图树立权威,所以大家都对她颇有微辞,好在她在二楼的独立办公室办公,我和静、婷三个人在一楼的大行政办公室工作,平时芸也只有在分配工作和例会时才过来,而静和婷表面上客客气气,但两个人在私下里经常跟我说对方的坏话,我呢也就是听听一笑了之,从来不评论,我不想卷入女人们的是非。男人的格局不能像女人那样,加上我的性格也比较亲和,所以在办公室里还算吃的开。这样,前两年我跟他们是相安无事的,问题发生在第三年。
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前面提到,静和婷经常在私下里跟我说对方的坏话,有些就是单纯的不满,有些可就是性质比较严重的八卦了。比如,静说婷跟单位某个领导有一腿,甚至说跟那领导在办公室里做那事,反正说的婷很不堪。而婷呢,则跟我说静骨子里就是骚货,人前正经,但私生活很乱,经常跟网上的男人约炮,还提到静手机上有陌陌等交友软件。
    
     实际上,有天我也确实听到过静手机里传来陌陌那种叮咚标志性的提示声。当时,静的表情有些不自然,她接下来同时播放了好几个不同的提示铃声,还问我,小张,你说哪个铃声好听些,给人的感觉她在调换手机铃声而不是在用陌陌,有种欲盖弥彰的感觉,但我也只能装糊涂了。但客观而言,就算静在网上找男人,那也无可厚非,毕竟人家是离婚的女人。
    
    有一次,办公室里只有我和静时,静问我找对象了没,我说暂时还没,家里条件一般得慢慢找。静就问,现在都有什么途径认识异性,相亲网、陌陌上的靠谱不,我就说陌陌上都是冲着一夜情去的,相亲网虽然比较严肃骗子也不少,但得靠自己去辨别,然后静就沉默了。我就说,姐,你不会也想找对象吧?静听后哼了一声,说她才不会再作茧自缚,现在她孩子有了,工作稳定能养活自己,有房有车,凭啥结婚去给男人当保姆呢?我开玩笑的说,不找老公那你找什么,静白了我一眼说要你管,然后还说这世界上的男人每一个好东西,整个人有很大的怨气,似乎对男人很敌视,我猜她前夫肯定是出轨过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跟静的关系还好,但只限于工作,私下里没有什么接触。他儿子有年暑假来公司,中午我和他玩游戏,小孩非常喜欢我,有天静就邀请我去她家吃了顿饭,得知我在大学英语不错,就经常请教我英语问题,当然是他儿子的作业,她对她儿子的学业还是比较上心的,什么迎春杯、华罗庚杯都参加,有时半夜11点了还发一段英语,微信问我什么意思。
    
    这样,除了英语问题,还聊一些别的,比如感情八卦,比如同事关系,有时聊到一两点,感觉彼此的关系近了好多。事情发生的那天是个周末,当时我正在打DOTA,静打电话说她家路由器坏了,网上买了个新的,不会安装,让我过去帮忙,然后我就去了。第一次安装路由器,需要网线连接电脑初始化设置,她就给我拿来了她的笔记本,我打开浏览器输入了路由器的地址进行了配置,最后我想检测一下网络,就在刷新浏览器的网页,一下子出来了个成人视频网页,画面已经播放了十几分钟,显然是早就缓冲好了的,也就是肯定是静之前浏览保存的。    
    视频里的画面、声音像是一颗炸雷,我当时懵了,静也闹了大红脸,扑上来把电脑盖子合上,胸口上下欺负喘着气,在那里沉默了好一会儿,盯着我说,小张,你要是敢把这事说出去我撕烂你的嘴。我赶忙说,姐,啥呀,我不明白没看见,现在路由器修好了,我先回去了。静刚开始没反应,等我走到门口时,她喊了一声,你回来,伸手向我要东西,沉着脸说拿来!

      我有些发懵,问拿来什么?她直接站起来走到我旁边说,把你手机拿来,别装傻。我说你要我手机干什么,静说想看看你手机浏览器藏没藏见不得人的东西,我知道了她的秘密,她也得抓住我的,这样才公平。我一听就觉得这女人疯了,不过,我手机里确实见不得人的东西太多,所以不能让她,就捂住了裤兜里的手机。静一看我不给,然后伸手就抢,这样我们两个就僵持争执起来,这女人简直不肯罢休,使劲儿扯我衣服,最后我们两个倒在地板上。
    
    我压着她不让她乱动,嘴里一直都在说好话,求她别闹了等等。静就是不答应,在下面扭动反抗,拧我耳朵抓我头发,我就有点急了,骂了一声,说你再这样,我就把你扒光了,扔床上把你办了。静听完果然不动了,睁大了眼睛,显然是被我的话震惊到了,但随后几秒突然大力挣扎起来,嘴里还骂,说你来啊,你小子要是不敢就是怂货,老娘吃过的盐比你吃过的糖都多……
    
     我被对方的气势吓到了,怂了,就松开了她,结果她反客为主,将我推到在地板上,骑在了我的身上,咬着牙盯着我,她的头发蓬松凌乱,像一个居高临下的女王。静脸色晕红,喘气时饱满的胸部上下起伏,我一下子有了感觉,而她显然也感觉到了,就扭动磨了几下,我顿时更加坚硬了,然后静就问,你以前是不是对我有想法?我也不知怎么想的,没有犹豫就说是的。
     
     静甩了一下头发,突然爬在了我身上,抱着我的头就吻了起来。静的舌头撬开了我的嘴,来回搅动着,有股淡淡的橘子味香,我也抱着她回应着,与她湿吻纠缠在了一起,房间里满是啪叽啪叽的吮吸声。或许是我们两个都太久没有接触异性了,或许是都对彼此有感觉,我们两个只是接吻就吻了五六分钟,互相吞咽着彼此的口水。我把一只手伸进静的衣服里面,她里面竟然没有戴乳罩,我一下子握住了里面的一座饱满、丰润、弹性、坚挺的乳房,静的喉咙里发出了嗯的呻吟,然后身子一阵僵直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 我当时真的很惊讶,静怎么说也是快四十岁的女人了,乳房居然手感还是这么好,丝毫没有预想中的那样松弛。静一改往日里那种端庄娴静的形象,嘴里骂骂咧咧的,说今天你要不操死我,你就是个没用的怂货。我把女人抱了起来,也没进卧室,而是就近放到了客厅沙发上,她身上穿的是那种松垮的居家服,我两下就把她剥光了,这个朝夕相处的女同事一丝不挂,成熟丰满的裸体第一次暴露在我的面前,我打量着她身体的每一处,太他妈美了,感觉自己快爆炸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静骨子里真是个骚货,在两性关系上真的不矜持,她躺坐在沙发上,把双腿往两侧大幅度撇开,使那双腿间最隐秘的地方完全暴露在我眼前,然后她双手掀开了肥硕的阴唇,使湿润、嫣红、诱人的褶状构造露出来,我看见里面那软肉在呼吸蠕动,不断有水往外溢出来,整个大腿都湿漉漉的。我匍匐在沙发下面,凑过身子把头埋在了女人的胯下,咬住了她的两片阴唇,舌头探进了里面搅动,大口吞咽舔着那里流出来的水,静的双腿直抖,用手抓着我的头,上半身使劲儿往后仰,嘴里发出了一声尖厉的、长长的“啊”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抬起头看了静一眼,此时她那原本精致美丽的脸变了形,头往左右两边使劲儿摇摆,眼睛里有些翻白,看上去像失去了神智一样。这样,我又舔了一会儿,静在一声尖叫声中身子筛起糠来,我舌头感到了她褶皱里面的收缩,随之一股水涌了出来,这个相处了两年、一直以端庄形象示人的女同事,居然在我的舌头搅动下达到了高潮。

    此刻,我已经硬爆了快,抱着女人的两条大长腿,把自己的家伙掏出来,抵在她湿漉漉的口上往前一顶,很润滑地全根没入,静啊的叫了一声,我长吸了口气,体验着女人那褶皱里面的温暖、潮湿、紧窄和蠕动的包裹,简直是爽爆了啊,这真的不像是一个生育过孩子的四十岁女人的阴道,完全颠覆了以前的认识。
    
     我一边大力抽送着,一边揉搓她的乳房,同时又去跟她湿吻,我体验到了前所未有的快感,好像与这个女人融合在了一起。这个比我大了十来岁,在我眼里是成熟女神的女同事,如今在我的胯下失声呻吟,这种强烈的精神刺激带给我的征服感像海浪一样汹涌。


    就这样,我们两个纠缠做爱索取,过程中没有任何言语交谈,只有身体碰撞的声音,直到她第二波高潮过后,软软地趴在了我身下,说,换个姿势吧,要不真的被你操死了。

    然后,静从沙发上下来,趴到地板上,撅起屁股,回头看了我一眼。我走过去,从后面进入了她的身体,好紧好深邃,快速耸动抽插起来,看到不断有白沫从结合处冒出,我抚摸着女人光滑的脊背,抓着她的头发往后扯,就像是牵着一匹大白马,女人又“喔喔”叫喊了起来。后来,我有些累了,抽插频率降下来,浑身都是汗,我们又换了个姿势,这次是我坐着,她骑在我身上,我抱着她腰肢耸动,同时两个人面对面互相瞅着对方,静喘着气,脸上有细细的汗珠,她的脸是绯红色的,眼睛水汪汪的饱含春意,问我说,喂,你舒服么?
       
    我说,姐,我都快舒服死了。她又问,没想到我们会这样吧?我说打死也不敢想的,真的。静说,告诉你一个秘密,想不想听,我连忙点头,她咬着牙说,昨天晚上,我梦到跟你做爱了,今天就应验了,你说这是不是注定了的事情?我说如果是早注定的,那我刚入单位时就应该追求你。


    静说,那时不行,你那会儿跟个毛头小子一样,老娘可没心情。我说,你什么时候有心情的,她想了想说,自己也不知道。这样,我们两个一边做爱一边聊天,我好奇地问,除了我,你还有别的男人不?她说好久没有了,以前网上找过,吃过饭,但都不是东西,后来把软件删了。我又问,你上一个男人是谁,她想了想,开始没做声,后来说她离婚后跟她前夫的一个哥们好过,但后来就渐渐断了,我一听,这女人居然跟前夫的朋友发生了关系,确实有点刺激,一下子就射了,整个人顿时无力地躺下来。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欲望过后,我人就冷静理智起来,觉得跟一个屋的女同事发生了关系,以后真不知道怎么相处,就站起来穿衣服,说今天的事情有些意外,但过去了就忘了,以后咱别这样了,要不被婷看出来不好。静沉下脸来,说你什么意思,穿上裤子不认人了是吧,你还以为我会赖上你不成,滚,给老娘滚!我穿好衣服,看了她一眼,关上门扭身走了,走时我听到房间里传来女人歇斯底里的哭声。
     
   在此以前,我跟静的关系是很好的,在办公室里有说有笑,但是自从发生了关系之后,她跟我就像变成了仇人,平时在办公室里各忙各的,虽然坐在对面,却一句话也不说了,甚至正眼都不看我一眼。有时,我想跟她说话,她嘴角的不屑和脸上的鄙夷,使我放弃了。婷是一个敏感的人,察觉到了办公室里的气愤不对,在静不在时,悄悄问我怎么了,是不是得罪静了?我苦笑着说好像是,婷问因为什么,我摊了摊手说我也想知道,婷不禁释然,说快到更年期的女人就那样,甭理她就是了。没想到这句话被进来的静听到了,指着婷怒道,你说谁更年期,你说清楚……婷最初忍着没出声,后来见静不依不饶,两个人就争执起来,我赶紧把两个人拉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样,办公室里的关系一下子很紧张,婷也不想待在办公室了,跟领导那找了个由头,暂时调到了项目部上,最后婷在收拾自己东西时,跟我说,你还没对象吧,我有个同学人挺好,也没结婚,比你大两岁,你要不介意可以介绍你们认识。我想也没想,说好啊。婷背着东西离开后,静突然趴在桌子上,哭了起来,我愣住了,一时间有些无措。我上前过去安慰,静说,拿开你的脏手,别碰我,快去相亲吧,快去呀,愣着干什么,滚蛋。档案室的结构不同于别的办公室,是跟别的办公室隔开的,外面有个通道,通道尽头有个大门,我走出去把大门关了,回到档案室把小门也关了,走到静身边搂住了她的肩,说我们是不是有什么误会。
    
    静说,是有误会,女人为情,男人为性,我只是想跟她一夜情,而她想跟我在一起。我说我们两个这样下去不好,我还要结婚的,静又哭了,说你就是嫌我大,你对我没意思,那以前大半夜瞎聊什么?!我又是好一阵道歉,静抹了下眼泪,强势地说道,我不管,这辈子我都赖定你了,你敢不要我就等着瞧,别怪我跟你鱼死网破。我听了脊背直冒凉汗。
    
    静问大门关了没,我点点头。她问,你喜欢我不,说实话?我说当然喜欢了。她直接坐到了办公桌子上,甩掉了高跟鞋,褪下裤子撇开双腿,说,那让我看看你究竟有多喜欢我,快点呀,一会儿上班时间到了。我目瞪口呆,没想到静如此开放,居然在办公室里……我有情欲难控,脱了衣服挺身进入了她的身体,跟她搂在一起纠缠起来……

    有一次,静竟然动情地说,我把环取下来好不好,我还能生孩子……当时,我其实也有那么一个念头娶她的,但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我压下去了,我跟她也就是做个情人而已,要是娶她父母那关肯定过不了,而且她比我大10多岁,还有孩子,想想这些就是客观阻碍,我真的没有勇气,这也就奠定了我们后来的悲剧。唉,现在回想起来,真的很后悔。就这样,我跟静建立起了秘密的情人关系,档案室的办公桌、椅子、沙发、地板都留下了我们做爱的痕迹,即便是一年后我调出了档案室去别的部门工作,每周也会趁中午时间去档案室跟静幽会做爱,这种关系保持了六七年。今天先码到这里,手机码字太辛苦了。[ 此帖被wangboshi2在2018-08-12 13:28重新编辑 ]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