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跟女同事的第一次   都市激情   

我跟女同事的第一次


  参加工作同办公室的工作搭档,由于工作关系,天天在一起,她有男朋友了,不过,毕业各奔东西,她很是伤心,我安慰她,一来二去,关系进了一个层次,在一个周末,到她宿舍去玩,她男朋友又来信了,她边给我念边哭,最后我找个毛巾给她擦泪,我刚坐到她身边,她就趴到我手臂上哭起来,当时真不知怎么想的,就把她搂到了怀里,从手臂摸到脸,看她没有反对,就亲了她,随后就把她压到了床上,棍子硬硬的,在她身上以手淫的方式摩擦起来,我们都开始学着黄书上呻吟起来,其实现在想想当时只是做给对方看的,看我真的是把持不住了,现在想想当时的表现是很幼稚可笑的,那么动情不是太坏了吗?最后射了,那次很快乐,第一次彻底接触到异性身体。感觉新奇而激动,然后我们都觉得不认识对方了,到凉水池边去洗脸,可能想让自己清醒起来吧。过了一会儿,我又有感觉了,又把她抱到床上亲起来,有了上次,这次略有反抗也就认了,任我抚摸着她的身体,她没有反抗,最后一下子摸到她阴部,淫水泛滥成灾了,当时想想应该可以上她,无奈太过纯洁,实在是没有也不敢有那种想法。又以手淫的方式隔着衣服在她身上射了一次,这之后彼此看看对方实在有点不好意思,我就借故离开了。

  这之后一有机会就亲吻,手淫的方式隔着衣服摩擦射精。过了三个多月之后才想着进一步深入,那次出差在宾馆里,在外忙完刚到房间内,我把她按在床上,她用被子把我们一蒙,说:“不管了外面的世界了,现在世界上只我们两个了。”

  我们各种方式的吻起来,我还隔着衣服以手淫的方式摩擦,可是这一切做的太多,有点不满足了,我就提出我们少穿点衣服,她把外套脱了,我把袄脱了;然后我首先把毛衣脱了,上身穿着内衣,下身我要脱下毛裤只穿秋裤时,她不让,最后我说不脱可以,你也把上身毛衣脱了,穿着内衣吧,她同意了。然后我开始抚摸,这样可以真切的感受到她的肌肤了,很是兴奋,隔着衣服亲吻她的乳房也感觉很是有快感,我感觉到她的身体比以前受刺激更大,反应更大,开始时不时不由自主的配合起我来了,最明显的就是女孩子最神秘最宝贵的金三角地带主动打开了一些,让我棍子充分摩擦到更深更大的地方,最后吻着吻着,把她的上衣拢了起来,她也没有阻止,开始摸她白嫩软滑的肌肤和双乳,乳房的奶头很长很细粉红色,乳房很白,只偶尔看过喂小孩子妇女的乳房是黑色很粗短的乳头,没想到少女的乳房原来是这样子。止不住一口吃到了嘴里,边揉边吃边舔,吃了很久揉了很久之后才又提出把下身衣服也脱了吧,她没有说话,不过,主动脱下了毛裤,留下了秋裤,一下子感觉更好起来,在搂到怀里摩擦几下之后,我提出把秋裤也脱了,只留下内裤吧,对她说:“你的下体我还没碰过呢?”她可能也意乱情迷了吧,我们都脱下了秋裤,只留下了内裤,不过,当时不知怎么想的,可能出于本能我把内裤也脱了,让她害羞得不敢看,想阻止已经晚了,就这么任我硬硬的棍子在她最宝贵的地方乱插乱戳,我满是毛有点粗糙的大腿与她白嫩修长软滑的大腿关拢到了一起,快感一阵又一阵袭向全身。

  过了一会儿,我问她:“那个地方在哪?”她就是不告诉我,最后我摸着女孩子最宝贵的地带问:“是不是在哪?”问来问去她就是不理我,最后我摸到一个比别处热的地方,问:“是不是在这儿?”她红着脸点了点头。我说:“让我隔着你的内裤插插你这个地方吧。”她点点头,双腿叉开一些,我就这么用棍子一下一下的捣着。

  再后来又提出说:“让我插入两三指,我不完全进入,行吗?”说了好久她才把内裤脱下,她好像被剥来壳的鸡蛋,白白嫩嫩的让我看得有些发呆,止不住问自己:“这不是在做梦吧。女人跟男人就是不一样,特别那个地方。”第一次实在是笨拙,真的找不到入口在哪,我又问她:“那个地方在哪呢?”她默不作声,用手夹着我的棍子,在她的引导下,龟头分开了她的阴唇,她的阴唇把包皮脱了下来,龟头深入了一点点,她惊叫着对我说:“好了,赶紧出去吧。”我心一横,腰一躬,一用力,插入了阴茎的顶部,她用手推我,一使劲,腿叉的更开,我顺势拉着她的手又往里插到一半,随后把她身子压下去,一插一插的全部进入了她体内,她止不住“啊啊”叫起来,我那时像疯了一样,什么也不顾,只管抽插,没几下就想射,最后射到她的小腹上,随后血从她的阴部滴落下来,我的龟头粘点血。当时把我都吓傻了,不知说什么做什么好。她赶紧擦拭,看着带血的纸,那个哭啊。

  哭了很久,我只是轻轻的抱着她,最后我们相拥在一起,可能哭累了,她睡着了。这期间棍子又硬了,没敢再插。现在想想当时点幼稚了。

  以后我们就开始了同居生活。

  第一次真的没有什么快感,由于害怕还有些生硬。真正性交的快乐是她那处女的羞怯感消失以后才开始,当然,她没有羞怯感了我也就不自责了,开始努力的彼此为对方服务了。

  由于现实的残酷,我们没有说分手,当然,也说了很多次分手,每次总是好好坏坏,只要有机会就可以和她做爱,后来她开始公开的跟一个富二代约会,由于工作关系,我们创造单独相处的机会还是有的,每次只要单独相处,我就可以粗暴的占有她,开始反抗,后来就会很顺从,并且默认我无套内射到她体内,有一次射过之后对我说:“别让我怀孕,否则我麻烦你也麻烦。”分分合合吵吵闹闹别别扭扭半年多内射四十多次,由于关系分崩离析,做爱地点很不固定也很是偶然,办公室、别人宿舍的床上,同事家里的沙发上,偏僻的野地上·······最终没有射出人命来。有一次近乎是强jian,她反抗很激烈,我把她往卧室抱,她的手抓着卧室的门就抓流血了,我们在卧室里对峙很久,才只脱下裤了,其他别的什么也没脱就插入了她体内,事后,她声音沙哑的对我说:“我会恨你一辈子。”望着心爱的她,我用手扇起自己耳光来,手刚抬起,她顾不上穿上裤子就把我抱着哭起来,“我不是好女人,别爱我了,好吗?你放手好吗?”我们就这么抱着哭起来,我说:“我再也不这样对你了。是我错了。”她问我:“还想吗?如果想,就再来一次吧。”那是我们最后一次做爱,以后我再也没有强迫她,她也没有创造单独和我在一起的机会。

  后来,她准备结婚时,我受不了这个打击,带着一颗破碎的心在没有任何征兆下离开了公司,毁掉了所有与她有关的东西,毁掉了与那个公司的一切可能的联系方式,毁掉了那个时候的一切烙印·······

  
评论加载中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