视频经历   人妻小说   

视频经历



  今天周末,守贞一大早带着女儿回乡下探亲去了,老人家听说守贞忙完了,早就催着回去看看。

  我一个人百无聊赖,过往的一切像潮水般涌入脑海,痛苦,自责,无奈。我只好换了套旧衣物,开始清理房间。

  守贞这一年不在家,我又整日神不守舍,屋子早就乱七八糟。心想趁着收拾屋子,也把一年的霉运和那些不愉快的记忆一起清扫出去。

  卧室是我第一个目标,这里有着最不愉快的记忆,王京贵不止一次在这里占有了守贞,衣柜里塞满了王京贵买给守贞的性感内衣和高跟鞋。

  大约半个小时后,我终于把那些认为不应该留下来的东西清了出去。卧室门口堆满了小山一样的杂物,上百件的性感内衣,破损的丝袜,各种名贵的高跟鞋,污秽的床单,甚至还有十几个套子,看尺寸只能是王京贵的,那个口口声声代孕的男人,居然带着套子和守贞做。我有种找上门剁了他的冲动。

  看着山一样的杂物,我头疼起来,这要扔出去,不让人当成变态才怪。不得已只好分开装起来,一点点的往出扔。

  跑上跑下,一直跑到中午,开着车分别去了十几个垃圾站才算清理完。

  正准备扔最后一小袋垃圾时,一件带着学籍的白衬衫吸引了我的注意。那分明是我的衬衫,而且是新婚之夜我穿的那件。当时守贞的处子之血流在了上面,她便不舍得清洗,珍而重之的收藏起来。可如今它包裹在一件床单里面,污秽不堪,那些污渍是什么东西,傻瓜都明白。

  我心里一阵难受,连这最美好的东西都毁了,而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我,我的无能!

  不觉间,我已经将它拿在手上,衬衫皱巴巴的,米黄色的污渍到处都是,床单郝然也是结婚那晚的。想起这些象征婚姻的东西上满是别人的精液和自己老婆的爱液,我再一次失落起来。

  叮!

  一个小东西从床单里面掉到了地上。是张记忆卡!我愣了一下,然后就想到了什么,我用颤抖的手捡起了那张记忆卡。

  犹豫了半天,我还是将它装入读卡器,插入电脑。很快盘符出来了,128G,而且是满的!

  点开盘符,里面一张张的视频缩略图显示了出来,我几乎一眼就能认出那个身影,守贞!

  很快我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地方,卧室,甚至还有穿在守贞身上的衬衫,那件现在已经皱巴巴的,满是精液的衬衫。

  我一阵天旋地转,右手却鬼使神差的打开了视频。

  “好妹子,你可真是长情,这东西都还留着呢?”

  视频打开了,先传出的竟是邓慧芳的声音,充满了调侃的味道。

  接着镜头里出现了卧室的婚床,守贞赤裸着身子背对镜头,正在往腿上穿一条肉色的丝袜,王京贵赤身露体的站在床边,手里拿着那件衬衫在往守贞身上穿,守贞左右躲避,看得出很不情愿。

  “王哥,不要这样,我已经很对不起我老公了,床单用就用了吧,他不知道,衬衫真的不行!”守贞动听的声音传来,随后站了起来把丝袜拉到腰上,开档的!两瓣匀称饱满的阴唇在丝袜衬托下更显得诱人,稀疏的阴毛上面挂着水珠,大概是刚洗完澡。

  “说了,现在开始要叫我老公,至于这衬衫嘛,嘿嘿…你就说找不到不就行了。小老婆,其实你也很想穿着它让我干吧,承认吧。”王京贵把衬衫披在守贞身上,然后伸出舌头舔弄守贞的耳后,不时在她耳边吹气。

  “不行的,我老公…唔…”守贞的语气仍是不容置疑,我心里略感安慰,可想到现在衬衫上那些污渍,就明白守贞最后还是屈服了。王京贵不给守贞说话的机会,双手把住守贞香肩,大嘴吻了上去,双膝弯曲,胯下的那条庞然大物,径直从守贞两腿之间穿出,硕大的龟头像枪头一般,一不小心就顶到守贞的肛门上,守贞的身子颤了一下,嘴里唔唔叫了两声。

  “傻老公,你小老婆在提点你呐,还不快多捅几下!”邓慧芳的声音又再响起,镜头也慢慢靠近守贞,很难想象那个端庄贤惠的女人会这么放荡。

  果然王京贵开始来回抽动,龟头轻轻的摩擦守贞的肛门。

  “唔唔唔唔…”守贞身子扭动着,臀部也是欲拒还迎,一会怕碰到,一会又主动让碰到。两手也攀上了王京贵的脖子。

  镜头一步步的拉近,然后拍到两人的脸部,王京贵一脸淫笑,守贞却闭着眼睛,脸有些泛红!我不断告诉自己,这是生理反应,她的心在我这里。

  镜头扫过守贞的胸部,坚挺而丰满,两颗粉色的乳头已经硬起来,她已经动情了!邓慧芳伸出两手,一手一边逗弄它们。两人交合的外阴一片泥泞,随着来回摩擦发出轻微的摩擦声。丝袜开档部分完美的衬托出守贞的美臀,正前迎后合,淫糜异常。

  “好妹子,是不是想要了,哈哈哈…”邓慧芳像是个指导者,在旁不时提点。

  “荡妇!”我掐掉烟又点上了一根。

  “想了吧!来!”王京贵双手抚向守贞丰满的臀部,轻轻抚摸,大嘴在大了一圈的双峰上流连忘返,舌头灵活的挑逗着。守贞头部自然的后仰,披肩的秀发垂了下来,风情万种,衬衫也掉了下来,浑然不觉,她双眼眯着,脸上潮红,呼吸急促,嘴里发出微不可闻的呻吟,这曾让我无数次着迷的呻吟,这时却让另一个男人听到了,我心里一阵悲凉。可更加让我悲凉的是,我知道守贞还有更迷人甚至放浪的呻吟,可她却不是因我而发。

  邓慧芳三百六十度的转着镜头,拍着守贞的脸,守贞却视而不见。大概是隐形的。

  似乎看够了守贞的迷人样儿,邓慧芳把镜头打向地上。一双迷人的小脚丫裹在肉色丝袜里,越发显得光洁无暇,那件见证我们婚姻的衬衫就落在守贞的脚边。邓慧芳伸手捡起,衬衫下我看到了一双白色的高跟婚鞋,又是一件见证我和守贞婚姻的纪念品,我麻木的盯着那双婚鞋,那是我订做给她的,她从来不舍得穿,现在却…“来,好妹妹,穿上鞋,站在地上凉。”邓慧芳扶着守贞的肉丝小脚,一只只穿好,守贞顺从的让我心痛。那可是我们婚姻的见证,是一辈子都有记忆的东西啊。

  高跟鞋一穿好,守贞的双腿越发修长,在高档的肉色丝袜下,闪着某种光泽。

  大腿根部,阴户上变得越发湿润,性器摩擦的地方已经发出滋滋的轻响。穿上高跟鞋的守贞,高了不少,正在调整姿势,尝试着让小穴和王京贵的阳具交合,那淫荡的姿势让我难以置信。虽然我也见过一次守贞和王京贵的所谓受孕仪式,可那都是王京贵主导的,守贞被动的承受着。可现在…我突然想起那时邓慧芳说因为我在守贞放不开,我说什么也不信,以为他们想打击我,想抢走守贞,可如今看来她可能真不是骗我。

  镜头一直对着两人的交合部位,守贞一次次尝试着将那根东西插入,都没成功。近十几次尝试后,守贞的玉手终于出现在镜头中,纤纤玉手握住了那根庞然大物,引导着它对准自己已经渐渐裂开一个洞的小穴插进去。不,应该说塞进去!我脑袋翁的一声,一阵耳鸣。

  不,这不是我的守贞,她不是,可那身材,那秀发,那诱人的呻吟,还有那抓着王京贵鸡巴的玉手上戴的戒指,那是我们的婚戒。

  “呀!”

  耳边传来守贞的叫声,像是痛苦又像是享受,可她不是冲着我叫,而是冲着王京贵,我们的金主。

  “好妹妹,如愿以偿了,爽吗?”邓慧芳把镜头拉向守贞的脸,我第二次看到那样的守贞。精致的俏脸上写着的是兴奋,是期待,脸蛋上已经散发着诱人的红晕,双眼迷离,嘴里喘着气,嘴角微微的扬起,喉咙里发出让人销魂的叫声。更加的悦耳,也更加的大声,多了一种渴求的情绪。

  “小老婆,爽吗?”王京贵将肉棒紧紧塞在守贞的里面,左右摇摆着。

  守贞居然点了点,双手再一次搂上王京贵的脖子。王京贵冲着镜头嘿嘿一笑,双手张开搂住守贞的玉臀,开始抽动。守贞嗯嗯的叫了起来,踩着高跟鞋的腿一颤一颤,显得不堪重负,要不是王京贵搂着,说不定已经软到在地上。

  咕叽咕叽,性器抽插的水声格外的清晰,我的头脑一片空白,心也麻木了。只有下体因为这淫乱的气氛,硬了起来,产生一种莫名的兴奋。

  邓慧芳也把镜头转向水声的来源。王京贵的大手陷在守贞丰臀的肉里面,粗长的阳具有节奏的进出着,伴随着的是外流的淫水和守贞嗯嗯啊啊的叫声。淫水顺着大腿根缓缓的流下,淫荡而陌生的场景充斥着我的脑海,双眼竟离不开那画面。

  “好多水呦,老公,你真坏!看你这点子把守贞弄得,哎呦,还溅出来了”邓慧芳依旧在一旁指指点点,靠的太近,被溅几滴淫液,连镜头上都是一大片。

  “上次她老公就在门外,她更兴奋,可惜放不开,我一支走她老公,立马淫态毕露,可惜那她老公不懂事,后来又回来了,扫了我们的兴致,是不是,小老婆?”王京贵一听兴奋起来,立马滔滔不绝。

  守贞没有说话,依旧沉寂在交合的快感中。

  “好妹子,说话啊,说话也可以调情,更容易兴奋,怀孕的几率更大哦。”邓慧芳在一旁指点江山。

  “不要说了,我…这样…对不起…我老公。”守贞被干的说话断断续续,言语间充满着哀求。

  “又是你老公!草,草死你,你个骚货,一提你老公你就兴奋,还装什么!”王京贵似乎有些不满,更加用力干着守贞,右手用力的拍了她丰臀一巴掌。守贞痛得叫了一声。

  “好妹子,这只是一种调情手段,当不得真。就像我老公骂你,你会兴奋一样,来,穿上这件新衣服,我老公会更兴奋。”邓慧芳一边引诱守贞,一边从后面把那件衬衫给守贞穿上。

  守贞被王京贵一轮快速的抽插弄得晕乎乎,根本没在意穿了什么。王京贵给了老婆个赞赏的表情,越发兴奋起来,眼睛不时的流连在衬衫和婚鞋上。

  “穿着结婚的婚鞋让我干,就不怕你老公知道了?”

  “婚鞋…可以…擦。”

  “骚货!自欺欺人,来,让你老公看看你这骚样儿,换个姿势!”

  噗呲一声,王京贵拔出肉棒,带出一大片淫水,哗啦啦流了一地,余下的顺着大腿内侧流了下来,把丝袜弄得湿哒哒的。邓慧芳不厌其烦的拍着这些淫糜的景象。

  守贞迷茫的看着王京贵夫妇。王京贵一把抱起守贞,一步迈上床,示意守贞背过身去,守贞丝毫没有反抗和不满,顺从的像头绵羊。我除了麻木,还有着一丝好奇。

  印象中的守贞对做爱一向冷冷淡淡,每次都要我哄她高兴,她才会奖励我,而且不开灯,不能在白天,不能惹她不高兴。可如今王京贵几项忌讳都犯了,守贞却听之任之。

  守贞背对着王京贵,玉臀自觉的往后翘起,等待着王京贵的插入。这就是我那端庄美丽,贤淑知礼的妻子吗,如果我让守贞这么做,她会听吗。我的眼睛被影像吸引着,鸡巴把裤子顶起个帐篷,双手已经伸到裤裆里。自从守贞代孕走后,我就养成了自慰的习惯,很难想象我是个有老婆的男人。

  “来,小老婆,自己塞进去。用右手!”王京贵把硕大的鸡巴顶在守贞阴户上,却没有插入,而是让守贞自己来。当守贞伸出左手时,却被王京贵捏住,非得要右手。到这时我当然明白他的想法,她就是要让守贞感到耻辱,这会让他兴奋起来,当然守贞也会兴奋起来,我对此已经毫不怀疑。

  守贞正渴望着满足,没有想太多,依言伸出了右手,无名指上的戒指是那么刺眼,邓慧芳把镜头放大,给了那枚戒指一个特写。当右手握到王京贵的JJ时,邓慧芳故意说:“这枚戒指好漂亮,沾了水后更漂亮了!”

  守贞反应过来,忙得缩手,却晚了。王京贵将守贞玉手捏在他的阳具上缓缓摩擦,然后按到自己的阴囊是摸索。

  “别这样,我不能,啊,啊,啊”守贞回头哀求的看着王京贵,话没说完就被王京贵猛的插入,高跟鞋在床上本来站不稳,这一用力,守贞就趴到了床头的墙上,那里有我和守贞的结婚照,守贞准备调整,王京贵连干三下,守贞站不起来,身体也不平衡,只有双手扶住结婚照,嘴里连声说不要。

  王京贵看着趴在结婚照上的守贞,再不客气,疯狂的抽插起来,守贞一边说着不要,一边哼哼唧唧的叫着,声音越发高亢。

  邓慧芳站在二人身后继续拍摄着,不时插上几句。

  “好妹妹,要抬头看着你老公哦,那样更兴奋。”

  “好妹妹,再叫大声点。”

  我和守贞的婚床上,守贞踩着新娘时候的婚鞋,穿着新婚之夜的衬衫,扶着我们的结婚照,被王京贵大力的干着,艹着,王京贵粗壮的性器把守贞的小穴塞得满满的,结实黝黑的臀部和守贞雪白的翘臀形成鲜明的对比,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和守贞的淫叫在屋里回档着。

  双腿上之间噗呲噗呲的声音越来越大,交合处的淫水顺着两腿流下,把丝袜内侧湿了好大一片。

  “宝贝,看着结婚照,快!”

  “好妹子,看结婚照。”

  守贞无论如何也不肯。王京贵喊了一声妈的,把住守贞的腰抬了起来压在墙上猛力抽插,守贞声嘶力竭的叫起来,只是把头偏向一边,不看结婚照。

  “叫得真浪啊,宝贝,地方真是选对了!看着结婚照,你快来了吧,让你老公看看我怎么让你高潮的,快,宝贝。”王京贵感觉到了守贞里面的动静,激动起来。

  “不要!”守贞喊着。

  “干都让我干了,穿着新婚婚鞋,带着婚戒摸我鸡巴,床单和结婚照上都是你的淫水,还装什么!你就是个骚货,承认吧!”王京贵气急败坏的。

  “对不起,老公,对不起…呜呜…”守贞侧着脸贴在结婚照上,脸上留下了泪水。

  啵的一声,王京贵拔出了鸡巴,一股水流哗一声流到了床头的枕头上,两只五彩鸳鸯枕被淫水淋的湿了大片。

  “不,不要!”守贞叫了一声,回过头来,脸上通红通红,眼神让人看了心碎。

  “受不了吧,还装!转过来!”王京贵让守贞转过身,穿过腿弯将她抱起来,一把压在结婚照上,守贞几乎第一时间把住王京贵的鸡巴对准自己洞口大开的小穴,再也没管婚戒的事,王京贵嘿嘿一笑,不客气的插入,二话不说,开始快速抽插。

  守贞满脸通红,双眼迷离,小嘴张的老大,呼吸急促,上气不接下气的感觉。双手用力抓着王京贵的背,抓出一道道红色的抓痕,丰满白皙的胸部被王京贵的胸膛压的变了形,两边圆润的弧度让人喷血,那双穿着婚鞋的丝袜小脚被干的来回晃动。迷离的双眼盯着自己的小脚,又或者脚上的婚鞋,一瞬不瞬。

  “好妹子,穿着新婚的婚鞋被干舒服吗?”邓慧芳凑了过来。

  “嗯。”守贞竟看着邓慧芳,应了一声。

  “这就对了,别太压抑自己,想做就做,舒服了就叫出来。这是上天给我们女人的特权。你知道你下面现在成什么样子了吗?姐姐拍给你看好吗?”邓慧芳继续引诱着,拿出手机拍了一张,守贞痴痴的看着。

  “王哥,我来了!啊啊啊,不行了!”守贞突然叫起来。

  “叫老公!”王京贵威胁着,“想不想攀上巅峰,快叫,你老公又不知道。”

  “叫啊,好妹妹,又不是没叫过。像上次那么叫,会上天的。”邓慧芳引诱道,镜头中的守贞不知所措,双手乱抓,一对小脚紧紧的缠在王京贵腰上,左脚的婚鞋脱落,挂在脚尖上,晃悠悠的。邓慧芳走近,镜头里只剩下守贞的脸。

  “干我,老公!”守贞在王京贵耳边说。

  “干死你!”

  “啪啪啪啪啪!”

  “呀!嗯啊…嗯啊…”守贞淫叫着,一股口水从嘴角流出,顺着下巴流了下来。

  电脑里守贞的淫叫声,我从没听过。这才是守贞的真面目,这才是高潮的叫床声吗?

  “妹

  好妹妹,看姐姐这里。”邓慧芳突然喊着,然后镜头回转,梳妆台上的镜子里,清晰了映照了床上的一切。王京贵卖力干着守贞,守贞淫叫着,上下两张口都往外流着水,两人的背后则是我们的结婚照。

  守贞看到了,脸上闪过一丝羞愧,但很快就不见了,取而代之的满足和兴奋,眼睛依旧盯着镜子,淫叫着,颤抖着,脚上的那只婚鞋终于掉了下来,露出一只迷人的小脚丫,紧紧的绷直。

  “好妹妹,姐姐说的没错吧。”邓慧芳笑起来。

  镜头再次出现两人交合的部位,王京贵的鸡巴缓缓拔出,带出一股奶白色的淫水,守贞的小穴依旧抽动着,以前微不可见的洞口现在变得有近两指宽。

  镜头一直对着守贞的小穴,小穴后面的结婚照上正好露出我和守贞两人手上的婚戒,可现在却是另一个男人把守贞按在上面艹着,高潮了。很乳白色的精液缓缓的划出,那两枚戒指像是背景一样。镜头落在床上,我和守贞的新婚枕上正被滴上一滴滴的精液,不同于先前的淫水,精液在那鲜红的婚枕上格外醒目,镜头拉近,邓慧芳的手上拿着一双婚鞋,几滴精液滴在了鞋面上。

  鸡巴莫名的一酸,一股浓稠的精液射在了裤子里,我不记得多久没有体会射精的快感了,是我在得知守贞怀孕后就保留着的。本打算全部射到守贞里面去的,可找不到机会,我不想强迫她,可如今守贞我见到了守贞那么乖巧的摆姿势,让人艹,那些存了近一年的子孙喷涌而出,多么讽刺。

  快门的声音响起。

  “好妹妹,快看你们的杰作!”邓慧芳拿着手机给两人看,守贞清醒了过来,挣扎着。王京贵却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“事实就是事实,不看就没有了吗?小老婆,我对你说真的一往情深,你不明白吗,我希望你忘了他,跟我。”王京贵难得的一本正经。

  “不可能!我爱我老公”守贞踢掉鞋子,蹲坐在枕头上,哭起来,精液沾到了那件衬衫上。

  “好妹妹,就算这样,也不影响,你们就做一对床上夫妻算了,瞧你们那事多合拍。”邓慧芳呵呵笑着。

  守贞哭的更凶了,嘴里喃喃的说着对不起。

  “呀,内存满了,一会儿还要干吗,老公?”邓慧芳声音压的很低。

  “当然,一会儿连你一起收拾,一会儿戴套子干,可以干很久,干死你们!”王京贵哼哼道。

  视频中断。

  我呆呆的坐在电脑前,看着还有十几个的视频陷入沉思,我爱守贞,可我承受的住吗?

  【完】

字数:5675
上一篇:按摩到射 下一篇:吃安眠药的老婆
评论加载中..